全国老年人书法绘画摄影大赛组委会
010-53910058

刀祸

2019-02-01

浑身都是痛,没有力气,动弹不得,连眼皮都难以抬起。耳边传来脚步声,来来去去,急匆匆地,还有陶罐磕碰的嘭嘭声,混杂在咕噜咕噜的液体沸腾的欢呼声中。鼻尖嗅到一阵奇特的香味,那是他最讨厌的味道。

所有的力气汇在一起,他终于将眼皮睁开一条缝。一线之间,他看清了。这是一间破旧的木屋,一个男孩子的身影正在屋子里跑来跑去,时不时往放在火炉上的陶罐中加点东西进去,那阵奇特的香味就是从沸腾的罐子里飘出来的。

咕噜咕噜。

他疲惫地闭上眼,记忆一点点恢复。

他是红叶,从高高的山崖上跌落,风从耳边吹过,带来山崖上狂乱而得意的笑声。他急速下坠,山崖的顶端越来越远,站在山崖边缘的人影全都模糊成一团,只有那亮闪闪的利刃还反射着刺目的光。

他记得那种武器的样子,似剑非剑,似刀非刀,比剑更狂野,比刀更内敛,利刃被打造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就跟那群人后颈上的记号一模一样。

每个人的后颈上都有一个弧度诡异的记号,那是血液中带来的。族中的每一个人,自出生起就拥有的,夷族的标志。

利刃被挥舞起来,泛着诡异的寒光,无数的记号在眼前翻飞,无数的人影在四周游走不定,他被包围了,困在悬崖边。除了坠落山崖,他再无出路。夷族的人在笑,等着他往下跳。

他低头望下去,山崖雾气缥缈,深不见底。腿上突然失了力,他歪倒下去,直直地坠落,血液仿佛离开了大脑,他的意识渐渐模糊,闭上眼,眼前只剩下那个诡异的弧度,如恶魔之眼。

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奇特的香味越来越浓。

他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一个弧度诡异的记号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猛地发力,却什么也没有改变,还是直挺挺地躺着,哪里也动不了,但浑身的疼痛感却爆裂般地四处袭来。他忍不住闷哼出声。

那个记号就在小男孩的后颈上。门板吱呀一声响,大概是风吹的,小男孩回身去看,后颈正正地露出来,那个恶魔一般的记号,就在他的后颈上,正对着红叶的眼睛。

“是风啊。”小男孩转过身来,恶魔消失了,这是一张还带着童稚的脸,眼睛黑黑亮亮,身体却瘦得要命,好像掉到水里都沉不下去似的。他的手里捧着一碗红艳艳的汤,舀起一勺,送到红叶唇边,“喝一点吧,世上最好喝的红果汤。”

汤在唇边,异香扑鼻。红叶胸中一片翻涌,想要呕吐。但他动不了,更吐不出来。

红艳艳的汤汁被灌进喉咙,他的眉头皱起。如受酷刑。

心中暗暗发誓,如果能重新站起来,第一件事便是杀了这带着记号的夷族少年。

恶魔般的记号,异香的红果汤。无一不是他的禁忌。


热门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