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老年人书法绘画摄影大赛组委会
010-53910058

感谢救命恩人

2018-12-25

忆起文化大革命时期,在锦州地区好字派和糟字派,两派斗争最激烈的日子里。有一件事使我至今难以忘却。在年三十的傍晚,我家住在村西头,前面就是京沈公路,突然间,从大门口艰难的东倒西歪的走进两个人来,每人推着自行车,车后装着梨、苹果、红枣。我迎上去问:“你进来想干啥?”这两人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有气无力的回话道:“大叔啊,别怕呀,我俩个不是坏人,想歇歇脚,喝口水,一大天都没吃饭啦。”我急忙帮推车子,车停放后,就掺扶他俩进了屋,还没等说话呢,他俩就躺在炕上。大约有一个多小时,其中身材不高的年轻人抬起头来说:“我俩是亲兄弟,住在沟帮子镇,是厂里的工人,他是我哥哥叫宝福,我叫宝富。今天后半夜一点多就动身啦,到义县山村里,买点水果,以便过年时家里人吃。没成想,这山路曲曲弯弯,车都得推着,没有村庄,更谈不上有小买点。我俩没吃饭,累得有时就躺在路旁歇歇脚。”这时他哥宝福也醒啦,伸伸腰坐在炕沿边,揉揉眼睛。我忙问:“我给你俩请赤脚医生看看吧......”当时我妻子就在厨房忙碌起来,因过年都有好吃的,随即就端上来,四菜一汤。让他哥俩快吃饭。

   吃完饭后,我劝说:“我村离你家有四十华里,就住下明天走吧。”他俩忙回答道:“不行啊,家不咋牵挂呢,我俩没啥事啦。给你家添了大麻烦啦,你们心眼太善良啦,我俩途中进过谁家,都怕摊事,不让我俩进门。”

  大年初二,宝富骑着自行车,带着礼品前来答谢。他再三说:“我那年迈的父母,一直在叮嘱我,一定请大叔到我家去一趟,亲眼见见你这救命恩人......”我答应老人的请求,带着一些礼品,跟着去啦。当我离他家不远时,就看见那门口集聚很多人,是他家的老少、亲友和左邻右舍的人,好象迎接贵宾似的......


热门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