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老年人书法绘画摄影大赛组委会
010-53910058

我的第一份侨缘

2019-02-13
今天收到老友许均铨来信:高老師.我15日從廈門開"第八屆東南亞華文文學研討會"回澳門.剛完成一篇小說,投"澳門筆匯". 日前,我就收到他的信息:他将作为缅甸代表出席10月15日至18日在泰国曼谷召开的“第12届亚细安文艺营”代表大会。我在向他深表祝福的同时,不禁想起我们之间近二十年来不断发展的情缘。
那还是1993年5月29日,我突然收到一封澳门来信。信封上把“贵州省”写成“贵州市”,“大方县”写成“大分县”,显然是陌生人所写。打开一看,许均铨这个名字更为陌生。在个人履历的“社会关系”栏中的“海外关系”尚属“污点”未除的年代,我怎么会突然飞来个“海外关系”?阅后原是读者来信。
当年4月22日,上海出版的《文学报》发表了我支持文人下海的文章《迎向潮头觅小诗》,澳门均铨读后,完全赞同我的观点。“海外”来了知音,使我兴奋不已,立即给他复信。从此,我俩书来信往,互诉衷肠,他常随信附上新发表的文章复印件,有时嘱杂志社直接寄一本有其作品的样刊给我。出书当然定寄无遗,2006年初,他先给我邮来他与林清风合著的《归侨在澳门》一书,使我对定居澳门的一代代华侨的生活有了更多了解,知道众多华侨对祖国的关心、热爱与奉献!我曾收到过不少读者来信,也向一些作家写信,但多为一二封即止。而均铨与我通信十余年,从不间断,足以表现出他的一往情深。真是:十年通信未谋面,山情海韵遇知音;老伴不时嬉笑我,你与均铨胜恋人。均铨与我,一个是出生于缅甸而定居澳门的华侨,一个是贵州土生土长的人士,二人无亲无故,素昧平生,怎么会一“信”钟情,而成莫逆之交?关键在一个“文”字。
均铨善写“小小说”,他差不多每封来信都附寄一篇新发作品,有时还附上两篇。《澳门日报》上常有他的小小说发表。他的小说取材于现实生活,表现平民,贴近百姓,描写店员,从中能感受到时代脉搏的跳动。我身边的文友们传阅他的作品,常被他的爱心与真诚感动。均铨的为文为人均令人叹服。我们当地有一孤儿,酷爱读书,还不时有点小作品见诸报端,但因没有经济来源,生活无着无落,还负担着一个妹妹,基本生活难以为继,读写爱好步履维艰!我无法帮助他,便向均铨写封求助信。均铨便为他兄妹在中山市一家工厂各找了一份工作。我退休后旅居深圳,本来离均铨家已经不远了,但因去澳门还需办理许多手续,加之我的生活流动性大,既未去看他,也没有与他通电话,但书信从未断过。在我们相交10周年之际,他特地打长途电话到深圳敬夕阳老年义工大队来寻我。当我报出姓名时,双方都激动不已,总算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2005年5月2日,我携妻子明凤翔率女儿高茂、明霞及外孙李子凡从深圳渡海,他带爱女许芸从澳门出关,两家人如约在珠海市见面了!十二年啊,十二个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