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爱老敬老义工之家
010-88138820
连载
二婆子(六)
  哪晓得二婆子估计错了,二儿子和二媳妇根本就没想到她还会回来,如果他们常年在家的话,那张老床早就成了烧锅的柴禾了。二媳妇听到了消息后,特地从苏南赶了回来,一回来就跟她吵了一架,说了许多难听的话,说她丢尽了高家的脸,怎么还有“逼”脸回来,说什么都不让她住在家里,骂骂咧咧地还动了手,先是将她的东西往门前的公路上扔,后来还将她往外推,二婆子知道,杠桑(方言吵嘴)她... [详情]
二婆子(五)
  我退休后,又和老伴从镇上搬回了村里,子女们都一个个地“飞”出去了,觉得留在镇上还不如回老家好,于是,我就将我家那三间虽然曾经重建过两次但现在又已经成了古董的老房子进行一次简单的装修,准备在老家终老天年。二婆子一个人也住在他家老房子里,离我家老屋只隔了两户人家,那两户人家常年锁着大门,人都在外面,只有到了过年过节时才会回来住几天。因此,二婆子每天都会到我家串... [详情]
二婆子(四)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被调到公社工作,大女儿已经出了嫁,其余的几个孩子也都在外面上学,桂贞一个在家里种了五六亩承包田,到了农忙时还常常会得到得财夫妻的帮助,翠云替我家栽秧也从来不要桂贞还工。每年过春节时,我都叫得财写一份报告,替他找公社民政科争取二、三十元钱的困难补助。其实那时他已经算不上是困难户了,跟大多数农民一样,至少都能吃上饱钣。他家的三个孩子都没上... [详情]
二婆子(三)
  后来几年里,翠云接二连三地生了两男一女三个孩子。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中国农村的生育高峰期,因为三年经济困难期间农村不但没有孩子出生,还饿死了许多人,那时政府鼓励多生孩子,一开始对生孩子的妇女还有工分补助。按理说,他家有了三个孩子后能分到五口人的粮,粮食紧张的状况应该会得到缓解,不过,他家因为工分做不上来,年年超支,不但年终分配时拿不到一分钱,还要被队里将口粮... [详情]
二婆子(二)
  记得我搬过去时正是酷署难耐的三伏天,他家早去了个把月。之前,他家因为没澡盆,高得财每晚都是在河里洗凉水澡,没看见翠云下过河,不知道她是怎么洗的澡。后来,我们家带去了一个澡盆,虽然也不是正儿八经的大澡桶,只是一个稍大些的圆木盆,但勉强能坐得下一个人洗热水澡。每当我们这边洗过了,翠云就过来借澡盆,以后习惯了,我家洗完后都将澡盆放到门外由她过来拿,不过高得财一次... [详情]